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藝術資本>> 藝術資本報道>> 正文

鶴在中國美術中的吉祥寓意

企業報道  2019-11-11 12:59:14 閱讀:

 

  來源: 榮寶齋

  文 / 徐菁菁

  “丹砂作頂耀朝日,白玉為羽明衣裳”,這句描寫鶴的詩是明代畫家謝縉為其畫作《松竹白鶴圖》所題。仙鶴因其體態優雅、羽色樸素、性情溫和,成為重要的中國傳統繪畫與裝飾題材之一,在歷史的發展長河中,鶴的形象受到不同背景、信仰以及人們精神追求的影響,演化出各種各樣的吉祥寓意以及富有吉祥內涵的圖像組合。早在春秋時代,就有塑造完好的鶴造型的禮器出現,如故宮博物院藏蓮鶴方壺制于春秋中期,壺蓋上赫然一只展翅欲飛的仙鶴,形態樣貌栩栩如生。著名的《瘞鶴銘》碑傳刻于南朝時期,是當時一書法家為埋葬其死去的鶴撰寫的碑銘,引后世無數書法家前來瞻仰并拓片。可見人們對鶴的崇拜自三代之后便已開始。

  在其后的發展歷程中,仙鶴的自然形象受到道家思想的影響一步步神化。鶴的體態妍麗,其壽命可達50 ~ 60 年,飛行高度可以超過5400 米以上,而且能夠邊飛邊鳴,又以喙、頸、腿“三長”,而被人視為具有仙風道骨,長壽和高升的寓意。受到道家仙學文化的影響,仙鶴被視為連接凡人與神仙的一條紐帶,認為通過仙鶴可將人的靈魂帶到天上成仙,因此有“羽化”“駕鶴西歸”之說,道士也自稱為羽士,其道服被稱為“鶴氅”。在道家傳說中也作為很多仙人的坐騎,《相鶴經》云:“蓋羽族之宗長,仙人之騏驥也。”如道教中的仙人丁令威 、王喬乘鶴飛天成仙,太乙真人、南極仙翁等(圖1)的坐騎都是仙鶴。可見,鶴的吉祥寓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道教文化的影響,與吉祥、長壽聯系在一起,鶴發童顏、龜鶴遐齡等成語皆是此種寓意的體現;羽化成仙的傳說也衍生出高升、高潔的寓意,有超凡脫俗的含義。另一方面,在中國封建皇權的影響下,仙鶴被賦予了富貴、清正的美好寓意,具有護衛皇權的功用,如故宮太和殿前屹立的銅鶴。此外,明清兩代一品文官官服補子即為仙鶴,因此鶴也被稱為“一品鳥”。在后世逐漸發展完備的吉祥圖像中,仙鶴的身影常映眼簾,并與其他吉祥元素組成不同寓意的紋飾與圖畫,中國傳統美術形式(如繪畫、書法、織繡、陶瓷等)中常見的題材多為“云鶴”“松鶴”“竹鶴”“龜鶴”“六合同春”“群仙獻壽”等。

  一、云鶴

  “云鶴”是最早出現也是流傳最廣泛的鶴吉祥圖像之一,描繪仙鶴在云間飛翔或以祥云為背景的立鶴,寓意長壽以及升仙的美好愿景。唐朝是迄今發現最早盛行云鶴圖像的時代,從眾多唐墓壁畫中可窺其一斑。如淮南大長公主墓后甬道西壁繪有云鶴圖,永泰公主墓的第四、五過洞頂及后甬道頂部繪有許多云鶴形象,節愍太子墓的前后甬道頂部和第二天井東西壁上方繪有仙鶴、彩云、仙人御鶴等畫面 。唐朝的云鶴題材已經出現與仙人、瑞獸等結合的情況,組成寓意更加深刻的吉祥圖像,具有極強的裝飾性,也為后世鶴吉祥圖像的發展起到了拋磚引玉的作用。此后的五代、宋、遼墓中也頻頻出現云鶴圖像,但此時的云鶴圖已不僅僅是裝飾墓室的圖像,而更類似于專注描繪仙鶴體態神韻的繪畫作品。

  在中國美術史上最有名的一幅云鶴圖像應屬宋徽宗所繪《瑞鶴圖》(圖2),畫面描繪了汴梁宣德門上空彩云繚繞,十幾只仙鶴盤旋空中,另有兩只停駐在鴟尾上,體態各異,惟妙惟肖,盡顯祥瑞之氣。趙佶信奉道教,自稱“道君皇帝”,而仙鶴在道教中是長生不死的仙禽,其筆下的《瑞鶴圖》利用“祥云瑞鶴”的吉祥圖像,完美地表達出他對王朝長盛不衰的愿望。除繪畫作品外,云鶴圖案也廣泛地應用于各類工藝美術品的紋飾中,其中應用最普遍的種類是陶瓷及織繡。中國瓷器自元代開始崇尚紋飾的裝點,至清代更是發展至極,紋飾逾趨繁縟,注重吉祥寓意。在罐、盤、碗等陳列器或實用器上均有云鶴圖案的應用。如故宮博物院藏明嘉靖五彩云鶴紋罐(圖3),通體以青花加紅、黃、綠彩裝飾,罐身繪云鶴穿花及八寶紋,充滿道教色彩,體現出當時皇宮中的崇道之風。雍正款黃地綠海水白鶴紋碗(圖4)上繪祥云白鶴與海水,富有吉祥之意。

  織繡品上也喜用云鶴圖案,寓意吉祥,如石青色緞繡平金云鶴紋袷大坎肩(圖5),為后妃便服,前后兩面各繡三組云鶴圖案,體態靈動,做工考究。云鶴紋不僅是皇族鐘愛的衣物紋飾,也是尋常百姓喜聞樂見的織繡圖案,云鶴紋衣料在人們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如明代絳色地云鶴紋暗花綢(圖6)、清代石青緞五彩云鶴紋戲衣料(圖7)等。除單純的云鶴紋之外,也有云鶴與其他吉祥元素的組合圖像,如一件光緒皇后大婚時著的五彩云蝠鶴八團龍鳳紋女棉袍,便運用了云鶴紋與蝙蝠、團龍鳳紋相結合的手法。另一種常見的云鶴圖像體現在明清一品文官官服補子上。明朝《大學衍義補》中稱“文官用飛鳥,象其文采;武官用走獸,象其猛鷙也”。明代仙鶴補子通常主紋飾為雙鶴或三鶴,背景為祥云圖案或海水紋,至明末及清代,補子主紋飾演變為單只仙鶴,背景為祥云或祥云與海水江崖組合的吉祥圖案。“海水江崖”即由海水和巖石組成紋樣, 除綿延不斷的吉祥寓意之外, 還有“一統山河、萬世升平”之意。因此清代官服補子是對明代補子紋樣的升級與補充,將云鶴紋與海水江崖紋相結合,引申出了山河一統、長治久安的深刻寓意。

  二、松、竹、梅與鶴

  在后世,尤其是宋代以降,鶴的形象與吉祥寓意的聯系愈發緊密,這個時期的繪畫、工藝美術作品中常描繪仙鶴漫步于松樹、竹林或梅枝間,與富有裝飾性的云鶴紋不同,松鶴、竹鶴、梅鶴圖像并不以裝飾為主要目的,而是著重表現仙鶴的優雅姿態,以及松樹的蒼勁挺拔或竹的高潔不屈、梅的堅忍不拔,以體現其美好寓意。松鶴,喻高年、高壽,有松鶴延年、松鶴遐齡之說;而竹為“四君子”之一,竹鶴,指品行高潔,虛懷若谷;梅鶴,是超脫亮節的仙鶴搭配冰肌玉骨的梅花,有鐵骨冰心,不屈不撓之意。中國傳統繪畫中,這四者常相互結合,或兼而有之。

  蘇軾有《竹鶴》詩曰:“此君何處不相宜,況有能言老令威。誰識長身古君子,猶將緇布緣深衣。”此處的“令威”便指道家仙人丁令威,隱喻仙鶴。可見宋朝時已有將鶴與竹相結合的吉祥寓意。明永樂院體畫家邊景昭便傳世有兩件竹鶴題材的畫作,《竹鶴圖》(圖8)及《竹鶴雙清圖》,《明畫錄》稱邊景昭的花鳥畫“妍麗生動,工致絕倫”,這兩幅作品便是對此句的完美詮釋。《竹鶴圖》描繪了溪畔挺立的幾株老竹之間,兩只丹頂鶴悠然緩步的情景,作品借竹的高潔與鶴的仙骨、長壽,以喻人的君子之風、浩然天地之情。

  松鶴因其寓意長壽,受到皇室乃至民間的青睞,是運用極為普遍的鶴吉祥圖像,也是一直沿用至今、為人熟知的傳統中國畫題材。文彭有一方名印刻于明嘉靖年間,稱“琴罷倚松玩鶴”,印文中提到“先生別業有古松一株,蓄二鶴于內……撫琴玩鶴,洵可樂也”。表現悠然自得的文人雅集情景,其中松鶴寓意長壽,而琴與松鶴的組合亦有為官清正之意。明代畫家唐寅亦有松鶴題材作品傳世,《款鶴圖》描繪山水之間,古松之下,主人伏案而坐,童子烹茶,一仙鶴款步而來的閑適情景。仙鶴高潔長壽的象征、作為隱士遠居山林的理想,在當時受到文人雅士的喜愛,而唐寅對閑云野鶴式生活的向往,也使他對仙鶴題材情有獨鐘。清代是松鶴圖廣泛繪制的時期,很多松鶴作品出自郎世寧、沈銓、華喦、虛谷等大師之手,如故宮博物院藏虛谷《松鶴延年圖》,畫幅主要描繪老松下一仙鶴單足佇立,形態逼真,神情安逸,凸顯出福壽安康的意味。松鶴題材亦是明清瓷器的重要裝飾圖案之一,隨著制瓷工藝的提升,五彩、粉彩、琺瑯彩等瓷器工藝皆能繪制精美絕倫而繁縟復雜的繪畫類紋飾,如清乾隆仿木紋釉地粉彩松鶴紋筆筒(圖9),上以粉彩繪松鶴,蒼松怪石、高山流水錯落有致,筆觸細膩,似繪于紙上。近現代畫家齊白石、徐悲鴻等也皆有松鶴題材的畫作。

  梅鶴較松鶴題材稍不常見,但仍是中國畫中一個不可或缺的主題。故宮博物院藏虛谷《梅鶴圖軸》(圖10)描繪茁壯的梅樹枝干上棲息著兩只泰然自若的仙鶴,梅樹上點綴的花朵為畫面增添了生命的氣息,表現了生機盎然,安定祥和的景象。

  三、六合同春

  《莊子·齊物論》成玄英疏“六合、天地四方”,中國古代意六合為大千世界之稱謂。“鶴”諧音“合”,因此鶴是組成“六合同春”必不可少的元素。“六合同春”寓意天下太平及祝頌長壽,其表現方式有多種,常見的有以六只鶴寓示六合,以及將鹿、鶴、梧桐樹繪于同幅,取其諧音之意。宋徽宗曾繪有《六鶴圖》,此作品為一字排列的六只鶴,姿態各異,亦有“六合”之意。“六合同春”在明清兩代至民國初期更為常見,如故宮博物院藏清代廣繡鶴鹿同春圖(圖11),將西洋畫的透視技巧與中國傳統的工筆繪畫相結合,頗具清代畫家郎世寧的風格。

  四、其他

  《宋史·趙抃傳》云:“聞卿匹馬入蜀,以一琴一鶴自隨,為政簡易,亦稱是乎!”此處的琴指七弦古琴,宋朝趙抃去四川做官,隨身攜帶的東西僅有一張琴和一只鶴,形容行裝簡少,也比喻為官清廉。后人用“一琴一鶴”比喻為官清政簡樸,廉正不阿,也用以稱頌品德高尚者。文徵明《琴鶴圖》(石渠寶笈三編名為《攜琴訪友圖》)(圖12),繪松、梧桐與芭蕉樹蔭下一茅齋,齋中兩人對坐談笑,一童子執琴而至,一鶴漫步齋前。題詩“茅灌莽落清陰,童子遙將七尺琴。流水高山堪寄興,何須城市覓知音”, 寄以文人超脫世俗的愿景。

  2。 龜鶴齊齡

  龜自古便是寓意長壽的動物,《龜經》載:“龜一千二百歲,可卜天地終結。”鶴亦是中國古代長壽的象征,龜鶴齊齡也是寓意長壽的常見吉祥圖像。宋代銅鏡、錢幣等均見有龜鶴圖像裝飾。

  結 語

  仙鶴在中國自古就是祥瑞的象征,其形象優美,姿態端莊,極大地受到藝術家的喜愛,以其為主題塑造了多種寓意吉祥的畫作及紋飾,仙鶴這一形象在中國美術史上無疑占據十分重要的地位。道教賦予了仙鶴高潔、長壽的吉祥寓意,在后世中隨著人們對吉祥圖像的廣泛需求與應用,仙鶴逐漸成為了這些寓意的代名詞,并與祥云、松竹、鹿、龜等同樣寓意吉祥的形象相互組合,成為具有更復雜意義的吉祥圖像。中國傳統美術題材十分注重吉祥圖像的應用,幾乎每幅繪畫作品、織繡圖案都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們對于吉祥的美好愿景,而仙鶴作為其中一種重要的吉祥圖像,研究其寓意與應用有助于理解中國傳統美術形式中的常用題材,以及中國人吉祥圖像的演變與傳承。

  (本文作者為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研究生)

  (選自《藝術品》2018-05 總第77期)

更多專題
學思踐悟走在前 篤行實干作表率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辦公廳駐喀什英吉沙縣色提力鄉帕其英也爾村工作隊把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陜北礦業中能公司舉辦內部新聞采風活動

“寫新聞,文章的題目一定要有吸引了,博讀者的眼球,讓大家在眾多新聞里一眼就能喜歡看你的文章。”

25选7开奖号码 捕鱼大师 复制游戏 成都麻将技巧研究 金牌线上国际网址 大话西制药职业最赚钱 菁优网教师做题赚钱 下载闲来甘肃麻将 魔兽100级烹饪赚钱吗 快赢彩票游戏 钢笔培训培训赚钱吗 新宝彩票网址 想做跑腿工作怎么赚钱吗 金丰彩票网址 农民工怎样赚钱 大星彩票游戏 马云如何赚钱秘诀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